首页 > 未命名 博客日记

转让!新科中超冠军为活下去做最后一搏……

21-02-24未命名围观14

简介   来源:体坛新视野   春节假期已过,大部分中超球队都已经展开了冬训。不过,有五支球队目前依然没有动静。其中,除了青岛队是主帅吴金贵主动给队员们多放了几天假之外。其他四支球队都有

  来源:体坛新视野

  春节假期已过,大部分中超球队都已经展开了冬训。不过,有五支球队目前依然没有动静。其中,除了青岛队是主帅吴金贵主动给队员们多放了几天假之外。其他四支球队都有着各自的原因。细细区分的话,重庆当代队的生计问题正在重庆市政府的协调下向着乐观的情况发展,河北华夏幸福队则有望迁往唐山继续自己的中超之旅,而剩下的球队,如今已到了危机边缘。这其中,上赛季中超冠军江苏队(以下称 “江苏苏宁” ),被爆出了零转让却依然找不到下家的消息。

  苏宁的危机,上赛季结束时就已经有了征兆。夺得了江苏足球历史上第一个职业联赛冠军后,苏宁队上下没有等来丰厚的冠军奖金,而只是一封贺信。在一个月的休假结束之后,队员们依然没有得到上赛季的全部薪水。尽管开始了冬训,但苏宁队被爆出了“冬训午餐只有盒饭”、“未续约队员连盒饭都没有” 这样的消息,而在签署工资奖金确认表时,苏宁俱乐部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一个个落实了队员们的签字。正是由于已经按期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所以苏宁不用考虑中国足协提出的 2 月 28 日为各俱乐部交表最后期限一事。然而,队员们签字只是权宜之计,所有人都知道,苏宁的队员们没有完全拿到被欠的薪水与奖金。

  农历大年初二,是足坛名宿徐根宝 77 岁的生日。苏宁门将顾超去徐根宝足球基地看望恩师。见到顾超拿着礼品,徐根宝半开玩笑地说:“你不应该送东西来的,你的奖金都还没发吧,发了吗?” 顾超一边微笑,一边表示没有没有,场面有些令这位联赛冠军成员尴尬。

  第一阶段冬训结束后,苏宁队的危机在持续,与此同时,主帅奥拉罗尤在除夕前夜宣布解约,并透露球队长期存在欠薪。外援方面,合同到期的特谢拉早已离开球队四处寻找下家,不论是前往沙特淘金还是回到中国归化,特谢拉的未来基本上与苏宁无关。另外,高中锋桑蒂尼近日已完成解约,加盟克罗地亚球队奥西耶克;埃德尔和米兰达的解约是迟早的事,瓦卡索则和桑蒂尼一道,以欠薪为由将苏宁俱乐部告上了国际足联。国内球员方面,队中潜力新星 U23 小将高天意被卖给了北京中赫国安,这也被看做是 “江苏球员超市” 正式开张的标志。现在的苏宁,除了队长吴曦之外,队中国内球员中没有谁是非卖品。

  苏宁队原定于大年初七( 18 日)开启的第二阶段冬训,目前已被无限期推迟。而就在转天苏宁农历新年的首个工作日中,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向集团全员做了团拜讲话。张近东表示,苏宁 2021 年的工作将主要聚焦在零售主战场,对于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这一明确表态也让人越发地意识到,苏宁队这个中超新科冠军,要“凉”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苏宁俱乐部传出了一直寻觅下家进行转让的消息。据《体坛周报》报道,从去年 12 月中下旬,有来自无锡和苏州的企业曾与苏宁俱乐部进行接触,但都未能达成转让共识,当时的转让接触,都是苏宁俱乐部自己来进行联系。而在年后,随着时间越来越紧迫,已经有其他部门开始进行转让的牵线搭桥,有一两家南京的企业,就在上周对接手苏宁进行了评估,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也就是说,目前苏宁俱乐部的转让已经陷入僵局,留给这支中超卫冕冠军的时间,要比绝大多数中超球队都要紧迫。按原定赛程,超级杯赛在 4 月 1 日就要打响,而苏宁还要参加中超和亚冠的比赛。目前球队连冬训都没有开始,谈后面的比赛更是镜中花水中月了。据了解,让很多想接手苏宁的企业望而却步的,主要还是苏宁俱乐部存在大额债务。即便苏宁是零转让,但新东家接手就要承受沉重的债务负担,这样的条件,基本上没有几个企业能够接受。

  更何况,苏宁已经是规模极大的民营企业了,但还是在投资足球方面举步维艰,想要接手的企业,恐怕没有几个实力能与苏宁相提并论。因此,不论是国企还是私企,由单一大型企业投资的俱乐部已经开始减少,像山东泰山、河南嵩山龙门这样由当地政府部门牵头来接手俱乐部的情况相信会逐渐成为主流。或许在限薪的背景下,中国职业联赛未来的投资环境会变得轻松一些,但被过去十年金元时代拖住的一些俱乐部,恐怕已经积重难返,难以捱过中国足球的这个冬天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足协 2016 年 10 月 31 日公布的《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转让规定》第 10 条写道:“职业足球俱乐部重要股权转让应在当赛季结束后至第二年 1 月 10 日前完成向中国足协的材料申报。” 

  此外,足协对于转让规定的另几条审核得更加严格,那就是:最近两年的所有者权益至少应达到此俱乐部所在级别联赛准入规定中要求的最低所有者权益的五倍;受让方最近两年的财务状况应为盈利;最近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去年,天海俱乐部发布零元转让公告,曾一度引发中国足协对于维护中超联赛品牌形象的担忧。中国足协在复函天海足球俱乐部时,对于相关材料的提交也做了明确要求。

  作为意向收购方,万通投资控股在收购天海的过程中,最终因逾期以及自身资质不符而未能成功。回到苏宁的问题上,目前,即便有企业愿意接盘,也已经超过了中国足协规定的 1 月 10 日的申报时限,那么新东家只能效仿大连万达 2018 年 2 月接手大连一方时的做法,即将股权转让事宜暂时搁置,先由万达作为赞助商注资,来保证俱乐部未来的正常运营。不过,这里又涉及到新东家与苏宁旧有管理团队如何分工协作,谁来主导俱乐部运营等问题,这些权责利方面的实质性问题谈不拢,接盘工作便无从推进。

Tags:

相关文章

本站推荐

标签云